朝夕日47

沉迷凹凸安雷瑞金/全职周叶/盗笔瓶邪
脑洞大开是常态
还在努力磨练文笔... ...
欢迎勾搭(?

瓶邪短文

(第一次在lof上发文有点紧张... ...

本来纸本的草稿上是写BE的,但在电脑上打着打着就给改成HE了?

这是什么操作?

全程无刀,烂尾注意!

 

 

下面正文开始

 

相爱的两人最害怕的是什么?

误会、猜忌、争吵、欺瞒……诸多等等,都是因人而异。

每一对相爱的人所惧怕的都不尽相同。

 


那么我和小哥呢?呵呵。

 

张家人寿命TMD长,我都成一个奔四的老男人了,

他却看起来还是个刚从大学毕业、初入社会的小鲜肉。

就是这么操蛋的不公平。

 

张家人的长生虽然并非不老不死,

但是他们一生的时间足够欣赏完一条血脉几代人的兴亡。

至少以张起灵来说,

他剩下来的日子长得足够让我的孙子的孙子辈叫他一声爷了,

当然前提是我吴邪有娶妻生子。

没办法,我们吴家就我一个独苗,现在还被一个大男人掰弯了,只对一个人弯得彻底的那种。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坚强活下去.jpg)

 

咳咳,跑题了……

 

虽然我总克制自己不要去思考这问题,但我想我大概早就明白了吧。

 

我最害怕的、

我最不希望见到却无可避免的就是,

当我垂垂老矣甚至连呼吸都越发困难时,我却看着他维持当初初见时的模样,直到我被放进棺材里、推入焚化炉、火化成灰,而他依然还是停留在这副模样。

 

或许他又会忘了一切、忘了我们,

或许会离开这里,或许又会开始寻找自己的记忆

——即使已经没这个必要了。

… …这些”或许”,在我死后都将无法得知。

 

我想知道,同時的,我很害怕。

 

某日,和往常没什么两样的夜晚,

吃过晚饭的我们并肩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上最近好像炒得很火热的偶像剧

—频道是小哥转的,他大概压根不在乎上头播了啥。

按耐不住自己心里头那莫名的骚动,我小心翼翼地开口:

「小哥,如果……如果我死了,你接下来要怎么办?」

 

操!就知道不该问的! TM该死的好奇心!

我虽然没有转头看他,但是小哥那眼神我就算闭着眼都能感受到好吗?!

 

就这样维持了实际上3分钟,

感觉却过了3小时的你看我、我看电视,

始作俑者的张氏先生才终于出声打破这该死的沉默。

 

「吴邪。」

 

「是!」

在神游的状态下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

我这一声完全是出于下意识的。

 

「… …我等。」

 

两个字,又是闷式超简洁发言。

但就这短短的两个字,我心中的不安全成了屁。

不安是他给的,安心也是他给的。

无论如何我是怎么的也气不起来,因为我居然该死的挺享受在其中。

真TM该死。

 

「吴邪,我等你。」

「无论多久,我都等。」

「除了你,我什么都不需要。」

「吴邪,我只要你。」

 

「艹!」

这闷油瓶今天是犯了什么病! ?

我只听说张家人有失魂症,可没听说有副作用,还是成为撩人小能手!

平常滚床单时也不见他这么会撩! WDM!

 

「你哪知道我转生成什么样了!

   别说中国了,说不定下辈子还跟裘德考那老不死的是同乡!

   哪认得出啊! 」

 

不好意思,这几句我承认是我被闷油瓶难得的几句情话(?)给撩的不着北在胡言乱语了。平常寡言少语的人一讲起情话,那威力可堪比核能爆炸的冲击性!

 

听到我那几句可以说是毁气氛的闹别扭的话,闷油瓶也不恼,

他倒是秉持着一撩撩到底的精神顺着我的话回答:

「我知道。」

「是你,我知道。」

 

要不要这么会撩? !

要不要这么会撩! ! !

 

这一刻,我突然觉得怎样都无所谓了。

管他死不死的!管他认不认得出!

 

老子正在和闷油瓶谈恋爱! ! ! ! !

咱俩现在正在相爱中,这就足够了! ! ! ! !

 

在这之前的我到底都在伤春悲秋啥呢?

像个思春期的少年少女似的!

奔四的大老爷了我都!

难道人老了,脑袋也跟着胡思乱想了?

 

「吴邪……」

「嗯?」

「我爱你。」

「… …」

「?」

「… …我也爱你。」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