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夕日47

沉迷凹凸安雷瑞金/全职周叶/盗笔瓶邪
脑洞大开是常态
还在努力磨练文笔... ...
欢迎勾搭(?

[安雷]糖果

糖果

[CP:安迷修x雷狮]

*年龄操作有,雷狮8岁,安迷修23岁。

*人物属于七创爸爸的,OOC属于我的。

*意义不明的一篇文

 


终于给这对CP交党费了! ! ! (痛哭

虽然全篇没出现两人的名字,但确实是安雷没错!雷狮第一人称视角!

有私设,不过没有好好地写出来QWQ

我双手高举保证是糖!是糖!是糖!

下面正文开始 

 

「虽然每个人都有权利得到幸福,却不是每个人一定都能幸福。」

 

坐在他怀中听着他给我读小说时,我突然听到他这么喃喃自语道,感到好奇的我于是仰头问他:「为什么?」

 

这个视线刚好能和低下头的他四目相对,他眨了眨那双好看的眸子,这才意识到我是在问他什么:「你还太小,不明白也无所谓。」

 

听到他这句话,我不服气的挑眉说:「那又怎么样?你不回答我的问题的话… …我就把你放在柜子上的小马模型砸烂!」


先不说一个不满10岁的小孩要怎么勾到书架上的东西,已经听到威胁还不会采取防范措施的人是傻了吧?刚把话说出口的我想到这一点后,顿时就没了什么底气,但显然我面前的傻子没想到这点

他一听到我要爬他那个两米多高的柜子后,那一张脸立刻就黑了。

 

 “喔?有趣!”  

 

「你说还是不说!」我作势要爬出他的怀抱,他马上慌张地收紧了双臂将我抱得更紧:「小祖宗啊!别别别… …算我怕你了行不!万一你摔着了、伤哪了?我还不心疼死!?」

 

「知道就好。哼!」

我本来就没打算做死去爬柜子,这句话我当然是不会告诉他。不过能看到他这么紧张我的模样,心情也算好转了。我姑且可以原谅他刚才那番把我当小孩子看待的发言! 

 

在他的怀中调整了一下坐姿,我又重新问了一次:「所以,你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啊?为什么每个人都有权利得到幸福,但却不是每个人都能幸福?」


他温柔的朝我笑了笑,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我

那双眼不管看几次都很美,比我看过的任何珠宝或玉石都还美,似蓝似绿的眼眸中在此刻只有自己的身影,不知为何这个认知竟让我这么满足和兴奋… …

希望他的眼中一直只有我。

那什么… …这就是母亲所说过的占有欲吗?

嗯… …我不是很明白。

 

「『能幸福』不代表『会幸福』,会不会幸福那是因人而异,有些人穷极一生为了寻找幸福的青鸟,却连它的羽毛都没看过,反倒是让自己伤痕累累、狼狈不堪。」

「而有些人则是见过了青鸟的模样,青鸟也曾停留在他的肩头过,最后却让它飞走了。」

「幸福是要用自己的双手紧紧抓住,才会留在自己的身旁。」

「空有幸福的资格,却没有足够的能力或是错过了机会而失去它。这样子怎么可能幸福?」

「即使明白了道理,但却不是明白了就能实现的。」

「故事里『所有人都获得幸福』什么的,本就是美好的谎言罢了。」

「每个人都能幸福,这根本就不可能。」


 「嗯… …我听不懂。」

他看到我疑惑的样子倒是无奈地扯了扯嘴角:「所以我才说你还太小了,不懂也无所谓的。」

也许我再长个十岁自然就会明白他说的话了,可是现在的我立刻就想知道!

我扯住他的衣领喊着:「再更简单的解释给我听啦!」

「唉… …」他一脸就是写着”这小孩怎么这么任性”。

不过他最后还不是绞尽脑汁,为了要想出了一个比较简单方式向我解释。


他现在手上拿着颗糖果,说:「你现在就把这颗糖当作是『幸福』吧!你要在我丢下它之后,尽你所能的赶快捉住他。懂了吗? 」

虽然不明白他想干什么,不过我还是点了头说好。

“不过就是接个糖果,没什么难度的!”

 

「那就开始吧!」他握着糖果的右手随着话音落下随后瞬间松开。

「诶?!等……」

这么突然的吗?我以为他至少还会喊个123之类的!

 

没有被自己接住的糖果最后还是没落在地上,倒是稳稳地落在他的左手上。

他分明是早就有所准备了!

「… …你使诈。」

「哈哈哈哈!青鸟可不会乖乖等你来抓住喔!」这么说着,他把那颗糖果给吃掉了,含了几下还表示是草莓味的。

「草莓味的,好吃。」 

 

… …我讨厌他。

 

「我不管,你就是使诈。肮脏的大人。」

「小孩子别说什么肮脏的大人啊!?」

我撇过头不想理会他。

「好啦!别气啦!你看!我这里还有最后一颗糖果!」

 

他掏掏口袋拿出一颗褐色糖果纸包着的糖果。

看起来就没有草莓味的好吃。

虽然心里很嫌弃,但我还是没有拒绝。

 

「干吗?不是要给我的?」我不满的瞪向他拿开的手。

他笑着没有理会我,反倒自顾自地把糖果纸拆开,然后他把拆开的糖果递到我的嘴边:「啊——」

天啊,这个人几岁了?这么幼稚是闹哪样?

我朝他翻了白眼,张嘴含住糖果,「啊唔… …」

好吧,虽然有点开心,但我一点也不想表现出来。

尤其是在看到他傻乐呵笑着的表情后,他现在的表情超像他之前和我说过的痴汉。 


 只有恶心没有帅。


「唔?!这什么口味的糖?难吃死了!」

我想把口中的东西吐出来前,他先堵住了我的嘴。

「不准浪费食物!」

「… …没有别的糖了?」

「刚说了,那是最后一颗。还有,那是咖啡口味。」

「下次不准买咖啡味的!」

「好好好… …不过你还是得把它吃了。就当你没有接住那颗草莓味的… …惩罚?」

他笑了笑又说:「没有抓住幸福的味道,可是比这咖啡味的难吃的多了。」

我把口中的糖果咬碎后吞下,咖啡的苦涩在口中渐渐淡去。

 

糖果吃完后,我又爬回他的怀中坐下。双臂还未成长到能完全环住腰部,我只能尽我所能的紧紧抱着他,不松手。

他不解地低头问我怎么了。

我把头埋在他的胸前,声音听起来闷闷的:「咖啡味的难吃死了,没有下次… …」

太苦了,尝一次就够了… … 


他轻声地笑了,然后也轻轻环住我。

「嗯,说的也是呢。」

我听见他这么说道。

「我也不喜欢咖啡味的,太苦了… …」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