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夕日47

沉迷凹凸安雷瑞金/全职周叶/盗笔瓶邪
脑洞大开是常态
还在努力磨练文笔... ...
欢迎勾搭(?

[安雷]病名為愛

*OOC以及BUG請無視

*文很短小甚至有點草

 *年齡操作有:安迷修(17)、雷獅(25)。

 

 

「下一位。… …說一下你怎麼了。」

眼前的醫生並沒有穿著象徵的白袍大褂,和一開始見到他時一樣,黑色的緊身衣外套著一件衛衣。

穿在這人的身上有種說不清的性感。

不知為何,我總覺得周圍的溫度有些上升的趨勢。

清了清喉嚨,我說:「醫生,我病了。」

「… …」

我覺得他剛才很想朝我這個”病人”翻白眼。

「有哪裡不舒服嗎?」說著,他手中握著的筆有一下沒一下的敲著桌面。

看上去蒼白且纖細的手指,莫名地吸引著我。

腦袋裡開始上演著骯髒的妄想,喉嚨漸漸感到乾澀。我假意咳了幾聲清嗓,順便掩飾一下我剛才腦內的意圖。

右手食指指向左胸:「這裡,幾個禮拜前就開始不斷抽痛著。有時像被人絞緊一般,有時又像是被千針貫穿似… …非常痛。」

悄悄喵了一眼他的臉,下意識的嚥了口水。

我繼續說:「還有肺,快要窒息似的,無法呼吸。就連腦子也是,眩暈得令人無法專注思考。」

說這句話的同時,我緊緊地盯著他那雙美得令我近乎窒息的紫瞳,用我最深情的眼神傳達著我此時此刻快要按耐不住的激動。

「咳、咳… …是這樣啊,那這位病人你也許應該要去掛內科。」

他故作正經的側過頭避開了我的直視。看到他的反應,我愉快的笑了。真可愛,不是嗎?

「不,醫生。我已經沒救了。」

雙手撐在桌面上,我將上半身探到他的面前不到十公分處。

「這位病人… …」

「我叫安迷修。」

「… …安迷修,你不覺得」

我當然知道他要說什麼,所以直接打斷接下的話語:「不覺得。」

「… …」

 

「… …好吧,安迷修。你知道自己得了什麼病嗎?」能從語氣中聽出不屑和疑惑。

即使如此,他依然沒有對上我的視線。

「當然,」看著他的側臉,我輕聲笑道:

「我親愛的雷獅醫生。而且,我覺得您做為病因,很有必要對我這個患者負責。」

我湊到他的耳邊,低啞道:「我的病,病名為愛。」

 

 

 

「謝謝醫生!我下次還會再來找您的!」我推開診療室的門,同時朝裏頭的人這麼說道。剛好門外有位護士小姐正要進去,我禮貌性的朝她笑了笑。

「… …下一位。」診療室內傳來了雷獅無力的聲音,還有護士小姐的驚呼聲:「醫生?!你的臉好紅啊!還是我去請另外一位醫生替你代班?」

「不用!」

雖然看不到,但我還是可以在腦中想像得出他漲紅了雙頰、咬牙切齒的說這句話時的神情。

實在是太可愛了!

 

坐在診療室內的雷獅捂著漲紅的臉一邊看著安迷修的病歷表、一邊羞憤的反省著:”媽的!真的是個神經病!而且,我居然會被一個小自己近十歲的小孩給撩了?!這不科學!!!!!”

 

 

 

後話:

本來一開始安迷修是為了陪友人到醫院拆石膏,結果無意中遇見身為神經科醫生的雷獅,然後一見鍾情了。天天除了讀書學習外,就是到處收集打聽關於雷獅的事。最後下定決心乾脆裝病,直接來到人家工作的地方進行長期的愛的追求。

评论(2)

热度(16)